喜乐航:抢占空中娱乐入口,今年将实现飞机上联网

在地面上习惯被爆炸式信息包围之后,到了飞机上就很容易变得焦灼,翻杂志看书之余,也就只能趁着空姐不注意拍拍蓝天白云了,嗯,还不能上传。

喜乐航的CEO潘运滨把飞机上的“信息孤岛”形容为“经济发达地区的最后一块荒地”,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发展得如此火热的今天,人们有越来越多的时间待在飞机上,却依旧和网络隔绝,在相对封闭的信息系统中度过旅程,就是从这个状况中,潘运滨和他所创立的喜乐航看到了空中娱乐的广阔市场。

简单来说,喜乐航的产品可以分为两个阶段:2012年8月,喜乐航团队自己设计的平板电脑完成测试,并逐渐铺到海航的主要航线,实现机舱内的娱乐终端覆盖;2013年2月,喜乐航完成了首次天地互联的飞行测试,据潘运滨介绍,预计到今年的6月份,将会实现机舱内的广域网上网。

潘运滨告诉快鲤鱼记者,其实从技术上实现飞机的空地互联并不算十分困难,但不仅成本非常高,还需要取得国家民航局的 STC 认证(指在飞机原始设计基础上进行改装所需要的适航证),并说服航空公司对现有飞机进行改造。整套工程下来,需要3—5年才能见到收入,这对创业公司来说并不适合。

在之前,国内的航空公司采用的娱乐系统大多为 AVOD(自选式视听娱乐系统),这相当于一个局域网,服务器中可以储存一定量的电影、音乐等资源,而每个作为终端则相当于一个联网电脑,通过变压器、耗材、屏幕等系列装备,乘客可以在飞行过程中享受到相关的影音娱乐。但据潘运滨介绍,这项系统的缺点是成本非常高,每架飞机整套系统安装下来成本要超过500万美金,再加上整套设备重达2吨,每年的油料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最关键的是这项技术的垄断性较强,航空公司对仅有的两家供应商依赖度很高。

而随着空中娱乐系统从 AVOD向舱内 WIFI 的转变,空中互联网通讯的实现涌现出了一批新的技术供应商,娱乐系统的价格也随之变低,但潘运滨认为做供应商的天花板是有限的,“架桥铺路”的基础设施完成之后,做一个平台的运营商反而是更快能实现商业化。

“我们就想到在每个座位上放一个平板电脑,先成为一个新媒体平台”。在选择平板电脑时,喜乐航发现了问题:IPad的质量足以支撑它被带到高空,但苹果系统的封闭性很难实现定制化;Android平板的系统虽然可以进行深度定制,但硬件方便很难通过试航测试。

为了在硬件和软件方面都能实现定制化,喜乐航最终推出了一款自己的平板电脑:7.8寸大小,重约280G, 续航时间可以达到15个小时;为了防止电池的鼓包冒烟,它被设定为只能充电到98%并且不能在机上进行;此外为了实现对电磁辐射的控制,喜乐航把这款平板中的金属隔离膜也换成了极薄的陶瓷膜。

拿着这款平板电脑,潘运滨找到海航进行合作,后者也成为喜乐航现在的大股东。去年8月,喜乐航将预装着杂志、电影等娱乐信息的平板电脑装上飞机,并逐渐覆盖到海航的306条航线。作为一个媒体平台,喜乐航可以向飞机上的乘客提供阅读、电影、音乐、游戏等信息服务,而仅靠广告这一种盈利方式,喜乐航2013年就实现了5000多万的收入。

2013年10月,喜乐航取得了中国民用航空局STC 证,成为国内第一家获得这项证书的公司。这意味着喜乐航可以进入到下一个发展阶段:通过机舱内广域网的搭建,让乘客可以在飞机上连接网络。而作为媒体的信息服务之外,喜乐航还可以提供近场社交、联机游戏、空中电商等更加多元化的服务。

潘运滨很看好空中电商的发展前景,“乘客在飞机上选购好要带回去的特产,刚下飞机,我们的人就把货给你送到了”,尤其是随着数据挖掘的广泛应用,喜乐航还会尝试根据不同航线乘客的行为特征进行更加具有针对性的产品营销。

成为一个互联网平台是喜乐航的第二个发展阶段,“收入来源也不只有这些,线下有什么发展得比较成熟的,我们都可以拿到线上试一下”。